Menu

占据了上海的四分之一的天下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06/05 Click:92
上海西区,人民路四海帮总堂。在红磨房的大厅之内,五百名魁梧大汉笔直的站在成数十排,用充满敬畏的眼神看着那名脸色苍白的少年。四海帮人民路总堂的老大陈虎站在那些汉子的最前面,彪子和田和站在他的两旁。他走到少年面前,一鞠躬,用无比恭敬的声音叫道:“风哥!”“风哥!”五百名汉子齐刷刷的弯腰叫道。此时,他们正在举行对自己的新的老大,四海帮帮主刘死海的侄子田风的效忠仪式。此刻,在那威武雄壮的气势当中也有着些须的滑稽味道。不为别的,只因为这五百名宣誓效忠的魁梧大汉之中,至少有一半人的脸上挂着彩,许多人还变成了熊猫眼,看上去简直就快要有几分国宝展示会的风范了。没办法,谁叫田风下手的时候专往人家脸上打呢?不过正是因为如此,田风才能真正的得到这些汉子们发自内心的效忠。不为别的,无论是黑社会还是军队,只要是在那些以暴力为主的集团里,拳头大的人就是老大,虽然你或许不一定能得到什么好的位置,但别人是不会吝啬自己的敬佩和崇拜的。这也是为什么在乱世之中往往是那些草莽英雄最先起事并成大业的。而田风的拳头够大吧?他一个人打翻了五百个人!虽然他是分而击之,但单凭他能打赢四海帮内赫赫有名的陈虎,便以足以显示他的实力了。何况,他还有他那超乎寻常的身份!实力加身份,就等于势力!田风看着这五百个魁梧大汉,对着陈虎问道:“你的手下都来齐了吗?”“是的,风哥,四海帮在人民路的小弟们已经全部到齐了。从今以后我们就以风哥马首是瞻!”他无比恭敬甚至带有些惶恐的说道。这也难怪,当他知道田风是刘四海的侄子的时候他就已经很震惊了。当时他已经做好了自我了断的准备。毕竟,他是亲眼看见杀人利器五四军用手枪的子弹毫无偏差的射进田风的胸膛的。而且是在如此之近的距离,且田风之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杀了帮主的侄子,这个罪名是他无论如何都承受不了的。与其尝尽酷刑而死还不如自我了断来的干脆些。但当他知道田风没死的时候,他那个高兴啊!简直要疯了!人,都是怕死的动物,这是任何一个生物的本能。就算是铁打的硬汉,依然是怕死的。只不过是因为他们死的有价值,因而他们不怕牺牲。而如果自己因为这件事情就去死的话那就是太不值得了。浮华人生,花花世界,自己还没有享受够呢。然而当他从喜悦中恢复过来后,他所面临的,就是那超出所有人想象的事物和无比的震惊!你见过五四军用手枪的子弹毫无阻碍的打进一个人的胸膛,血如泉涌,但那个人却还能又说有笑的事吗?没有!你见过一个人在受了如此严重的伤后竟然不需要送医院的事吗?没有!你见过他明明中了枪流了血以后身上竟然连一点伤痕都没有的事吗?没有!没有!还是没有!陈虎心中那个惊讶啊!恐惧啊!几乎就快要崩溃了!如果不是看到田风像自己一样惊讶的话自己恐怕真的要怀疑田风是不是美国好莱屋科幻大片里的外星人!毕竟,这些事情实在是太难以想象了。从那一刻开始,他忽然觉得,跟着田风似乎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至少,自己拥有了一个通常情况下打不死的老大。何况这个老大还是自己帮主的侄子。而后田风的表现更是让他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他不但原谅了自己的过失,还有条不紊的进行了善后事物。其实也很简单,田风只是用两根手指头将三把叠在一切的精刚打造的砍刀捏成两断后淡淡的说了句:“马上忘记现在你们看到的事,否则……”没有人认为田风是在说白话,只因为他说话时那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势,让所有人都在不停的颤抖!有谁能想象,这样需要几十年的血雨腥风才能造就的强大杀气竟会出现在一个少年的身上?他不由的想起来彪子告诉自己,刘四海对田风的评价:“龙岂池中物,乘雷欲上天!”“你们,都是垃圾!”就在陈虎‘胡思乱想’的时候,田风开口说话了。他用威严的目光环视全场,再一次提高音量说道:“你们,全他妈的是垃圾!或许你们会不服气,但我问你们,五百多天魁梧的汉子,居然被我这个十七岁的毛头小子给打的哭爹喊娘,一连被我一个人给砸了十四家场子,你们不是垃圾又是什么?!说啊!回答我啊!”在场的人无语了,心中确实不是一个滋味。这什么事儿啊!刚才他们已经沉浸在了那狂热的气氛当中,就等着田风来一段振奋人心的话然后自己就大声表态,连声叫好了。谁知道田风的开场白居然是这些东西。但这确实又是不可掩盖的事实!妈的,被一个十七岁的少年给砸了十四家场子,这,说出去谁相信啊!“这,这还不是因为风哥您,您太厉害了呗!”良久,一个大汉小声的说道。“我太厉害?不错,比起你们来我是厉害了那么一点点,但你们这些在江湖上混的人又不是不知道什么叫好手难敌双拳双拳难挡四手!我问你,你们若五百个人一起上,有谁能够单独打赢你们?啊!说啊!五百个人,别说打,就是踩也把我给踩死了!可是如今你们却被我砸了十四家场子,你们说啊!这到底是为什么?!说不上来了吧!我告诉你们!就是因为你们的大意!你们的轻敌!你们也是老江湖了,分散力量是最危险的事你们就是不懂在别人的砍刀口上也尝够了这种滋味了吧!妈的,可是为什么你们还要做出这种只有他妈刚出来混的小混混才做的出来的傻事?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全场震动, 甘肃快3开奖网站在田风那充满威严的吼声之中没有一个人敢张口说话, 甘肃快3开奖结果查询那强大的王者之气充斥了大厅的每一寸空间。这个年月, 广东11选5天气可以说已经是比较寒冷的了, 广东十一选五大厅里也按照田风的意思没有打开空调,而那些汉子们的脸上,豆大的汗珠却不受控制的划落下来,一时间,正个大厅,只有田风一人傲然独立,独立以宇宙之间,独立于天地之外!“回答不上来了是吧?那我告诉你们,就是因为你们的轻敌!你们的懒惰!你们以为四海帮够强大了,占据了上海的四分之一的天下,不需要再打打杀杀了是吗?狗屁!上海的四分之一?!你们的胃口够正够小啊!上海算什么?啊!难道你们就守着这上海的四分之一过一辈子?我呸!没出息!贱种!上海,上海外面的天地广大的很,你们为什么不去争不去抢?也许你们暂时还无法理解我的话,我现在只告诉你们一句话,如果这次不是我而是其他帮派的人,你们就已经是死人了!明白吗?!”“明白!”五百名汉子齐声答道。田风的话让他们心中那个震动啊,似乎整个人都像是刚刚活了一回一般,就连他们的气势都已经不同了。“很好!从今天开始,四海帮的所有帮众全部集中在总部之内,不许轻易离开。那些场子的日常事物就叫给它们自己招聘的保安负责!我们只在别人大举行动的时候方才出手,一击必中!还有,你们的实力,我呸,差的没边了!过两天,我会叫专人负责训练你们,你们要记住,你们都是亡命的人,在训练的时候多洒点汗,砍人的时候就少流点血!你们是愿意流汗来增加自己的实力,还是愿意被别人给砍死,你们自己选择吧!解散!”“是,风哥!”众人再一次精神抖擞的应答了一声,转声去了。很快,大厅里就已经走的差不多了,田风把彪子,田和和陈虎留了下来,其余的手下不是散了就是远远的守在周围,识趣的注视着自己所应该巡查的方向。他们明白,自己的新老大,新闻资讯田风,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要给彪子他们交代,这时候,自己还是站远一些为好。田风看了看一脸敬佩的彪子,疯狂崇拜的田和,又看了看敬畏交加的陈虎,忽然说道:“陈虎,你以前在军队中干过是吧?”啪的一声,就在田风话音刚落之时,彪子已经闪电般的掏出了手枪,在田和和周围众人一脸惊讶的表情中对准了陈虎,慢慢的说道:“妈的,我说你怎么那么厉害,原来是当兵的!说,军队派你来干什么?!”“还是被发现了!”陈虎苦笑着说道:“风哥,我确实在军队里呆过,但早就没联系了。我这些年为四哥鞍前马后的打天下,就证明我对四海帮是忠心的啊!”“那你为什么隐瞒不报?”彪子依然是冷冷的说道。同时,那靠在板极上的手指也动了一动。汗珠,不断的从陈虎的头上划落下来,他今天那个倒霉啊。先是不小心打伤了田风,差点就被砍死,现在又被揭穿了自己隐瞒的身份,如果自己不能够解释清楚的话,明年的今天可就真成了自己的忌日了。想到这里,他连忙说道:“风哥,彪哥,您也知道,我这军队的身份太过敏感。当时我实在是走投无路了才加入四海帮的,你们也知道,那时候对于身份这个东西我也是很在意的。也就没说出来,后来也就干脆不说了。我,真的没有做对不起四海帮的事啊!”或许是因为太过恐惧吧,陈虎,这个四海帮内最能打的汉子,居然在不断的颤抖!“放了他吧!”就在这时,田风慢慢的说道。“少爷,他……”“放了他吧,就像他说的一样,四海帮成立到今天已经有将近十年的历史了。如果他是卧底的话早就已经出卖四海帮了。再说我舅舅能白手起家的在上海这个国际大都市打下这样的一片天下,你以为他会看不出来陈虎是个军人吗?他为什么没杀陈虎,这说明陈虎根本就没问题啊!放了他吧,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能伤害自己的兄弟。连共产党都知道疑罪从无,更何况是我们。”“是,少爷!”彪子脸上带着古怪的神色,放下了自己的手枪。而陈虎则是毫不掩饰自己的激动了。劫后余生的喜悦,对田风宽怀大度的感动,更因为田风的那句话——无论是什么时候都不能伤害自己的兄弟!说实话,他从踏入江湖,这个大染缸大旋涡的时候开始,就已经看见了太多的黑暗。兄弟?什么兄弟,兄弟就是拿来出卖的!他这十年来的感受几乎就要得出这个结论了。当大哥的平时对小弟又打又骂,看不惯就是一耳光,有好处是大哥的,有害处是小弟的,什么兄弟义气,他几乎从来没见过!自己辛苦打拼出来以后,也尽量对小弟们好一些,但能做到这一步,除了田风,恐怕也就没有什么人了。当下,陈虎扑通一声跪在地下,泣声说道:“风哥,从今以后我陈虎这条命就是您的了!”“起来吧,大家兄弟,不要动不动就下跪。男儿膝下有黄金啊!你也不要说把命给我这类的话了,你的命是你自己的,怎么能给别人。你起来吧,我还有事要你办!”“是,风哥!”陈虎应了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你在军队里有熟识的人吗?不要现役的,要退伍的那种!”“这个……”“怎么,没有?”“不是,风哥,有倒是有,最近我就有一批几个关系好的兄弟退下来。只是要他们踏入黑道,他们恐怕不是很愿意!毕竟当年我走这跳路也是生活没有什么着落啊!”“不是很愿意?呵呵,这倒有趣。这个时代,还真的有人在意这些么?这个时代要的是什么?财力!势力!权利!有了这些东西,你就是神!没有,你就是中国五千年来最最正直的正人君子也是狗屁一个!现在很多大学生连街上的小混混都不如!我就是最好的例子!他们退役以后就算安排工作也就是一个月千把块,给我一人十万年薪的砸过来!我就不相信他们不动心!”“是!是!风哥!”看见田风,这个清秀的少年竟然说出了这种赤裸裸的利益宣言,陈虎还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不过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大概田风也不会成为刘四海派到人民路的新老大了。“对了,我们的场子一个月能赚多少钱?”说了半天,田风才想到应该对自己的财力进行一个全面的了解,财政,永远是最重要的东西。这一点,无论是政府还是黑社会都是一样的。想到这里,田风不禁想到一句十分精典的话进行了合法登记的暴力组织是政党,没有进行登记的就是黑社会!这个世界,还真是奇妙啊!“风哥,虽然我们的地盘在名义是只是一条人民路。但因为这里是整个上海滩有名的繁华地段,因而我们实际控制的范围要大的多,几乎可以比的上一个小型的街区了。所有的收入加起来,一个月能有三千万左右。因为您不用将钱上交总堂,兄弟们再努把力,在年底应该能突破四千万!”“四千万啊!这在全中国的大部分家庭里,怕是想都不敢想的数字吧!而自己却只要一个月。这个社会,还真是不公啊!”田风在心中默默的说道。他又问道:“那我们控制的地盘里,有多少小混混?”“小混混?大概有个几千人吧。风哥你问这个干什么?”陈虎疑惑的问道。他实在是不明白,田风问那些满大街都能看到的小混混有用处。无论是从哪方面来看,他们都不是回事啊!然而站在他身旁的田和可不这么想。田风亲手砍下一个混混人头的场景他还是历历在目。“天,难不成哥他想把所有的混混都杀光吧!那可是三五千人啊!”想到这里,田和不禁打了个寒颤。“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我们该对那些杂碎好好的整顿一下了。这样吧,三天之类,我要看见人民路的所有混混头全部出现在这里,这两天,你们就帮我搞定这件事。记住,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还有,陈虎你说的那些个战友也要尽快的帮我弄来,我既然踏入了这条道,就一定要好好的干上一场了!”“是!风哥!”“黑道,我来了!”然而,就在田风决定奋力向黑道进军的时候,他却不知道,在遥远的欧罗巴上,两个强大异界势力,已经因为他的原因,而不可避免的卷入到这场争斗中来,命运,在朝着他注定的方向,慢慢的前进!

,,安徽11选5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