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你以为你赵子龙啊!“全都闪开!”一名大汉狂喝着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06/04 Click:84
上海西区,人民路。“少爷,再往前走就是我们四海帮在这片地头上最大的夜总会,新中国夜总会了!”彪子随着田风走出小巷,指着不远处一处巨大的辉煌的建筑说道。“新中国夜总会?”田风听了这个名字,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你开夜总会就算了,居然还叫什么新中国!这不是明摆着打政府的耳光嘛!没被政府给封了还真是运气。不过现在四海帮的势力占据了上海黑道的四分之一,不但拥有着上万名各类小弟,四海帮旗下或明或暗的事业也在上海的经济发展上占据了浓浓的一笔;何况四海帮在平时并没有作什么过分的事,和白道上的那些官员们也有着比较良好的关系来往,根基倒也说的上是稳固。只是这夜总会的名字,确实让人有些接受不了。想到着里,田风不禁说道:“过两天叫人把这夜总会的名字给改了!新中国?这哪跟哪啊这是!”“是,少爷!”彪子恭敬的应道。他知道田风不是很喜欢这些东西,因而也十分顺从的说道:“少爷,您接管这里后手下大约有近五百个小弟,我马上叫他们过来拜见您!”“哦,这五百个小弟都是四海帮的成员吗?”“是的,少爷。这些小弟都是我们四海帮的正式成员,四哥说兵贵精而不贵多,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我四海帮的兴旺!”“那他们平时都分散在各个场子里?”“是的,少爷。在这条街上我们的场子众多,小弟们都忙不过来,陈虎那小子都跟四哥要过好就回人了。也是没办法,咱这里靠近青龙帮的地头,我们四海帮和它们青龙帮可没什么交情,倒有不少过节,陈虎也不敢乱招小弟,怕误了事!”田风的脸忽然沉了下来,最先发现的田和一个寒颤就往后退,他知道肯定有人要倒霉了。果然,只见田风阴沉着脸说道:“我问你,如果被青龙帮的人打上门来了,你们怎么办?”“怎么办?打啊!还能怎么办?”彪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自己的老大,四海帮的帮主刘四海一向看好的侄子,四海帮高层预定的接班人,为什么会问这个如此简单而又幼稚的问题。“主啊!保佑他那堕落的灵魂吧!”田和夸张的在胸口划了个十字,又往后退了两步。他知道,这一次,可是有人要倒霉定了!“好!很好!那就假设我现在是青龙帮的人,我现在去砸四海帮的场子,我看你们怎么打!”田风说完,也不理会彪子的呼喊,径直向新中国夜总会的大门走了过去。“先生,里面请!”新中国夜总会的门口,两名身穿着异常性感衣服的小姐对着走过来的田风说道。她们都长的十分清秀,守门的小姐尚且如此,可想里面觉不会有什么不好的货色,也难怪新中国夜总会会成为四海帮在人民路最火暴的场子了。“滚开!”田风一把推开两名小姐,又一拳打昏了一个想要张口叫喊的小弟,走进大门。只见那豪华的夜总会内,灯光疯狂的闪烁着。到处是欢叫的人群。在那夜总会的中央,是一个极大的舞池,超过十名以上的靓女在那里跳着脱衣舞和钢管绣。角落里,那名贵的沙发上,不断能看到有人在那里进行着某种原始的活塞运动。里面竟有不少人是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她们一面满足的呻吟着,一面拼命的摇晃着自己的脑袋,一看就知道是喜事了摇头丸。在更远处的地方,贩卖大麻和摇头丸的小贩们在人群中艰难的穿行。他们已经是满头大汗,但仍然不知疲倦,用极其熟练的手法给着货物收着钞票。纵然汗流满面,也顾不上擦上一擦了。嘭的一声脆响,就在人群在拼命享乐的时候,重金属乐队那尖锐的嘶吼声猛然而止。夜总会里猛的变的无比安静起来。所有人都到处望着,看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很快,他们就找到了目标,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舞池旁边,将正在疯狂演奏的重金属乐队全部打翻后昂然站立的田风!“四海帮的人听着,老子来砸场子了!”田风的声音并不大,但却让大厅里的每一个人都听的清清楚楚。但所有人都没有动,他们都张大着嘴,看着他们眼中的疯子——田风。开玩笑,一个人单枪匹马的来砸四海帮的场子!不是疯子是什么,你以为你赵子龙啊!“全都闪开!”一名大汉狂喝着,带着十几个人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其他人立刻“训练有素”让开了一条道路,并自动的站到旁边,空出了一块地方做为战场。出入于这些地方的人,早就已经习惯了黑帮的活拼。但一个人单枪匹马的来砸四海帮的场子可是第一次看到。何况那个人明显是一个毛都没长全的少年!这下,可有好戏看了。“妈的,小子,是你要来砸我们的场子?!”一名领头的大汉指着田风说道。他那个郁闷啊。本来自己正和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是干的火热,突然小弟跑来说有人要砸场子。他在紧要关头悬崖勒马,那个痛苦啊!没办法,还不是要上,不然违反了四海帮的帮规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至少自己不会有机会在和那些小姑娘做床上运动了。谁知道自己跑来一看竟是一个小毛孩!不过他也不敢大意,谁知道这个单枪匹马就想砸四海帮场子的小子是什么来头,万一他的背后有什么大靠山的话那自己可就不好过了。谨慎之下,哀叹出口问道:“敢问这位朋友是哪里混的,这里是我们四海帮的地头,朋友要干什么?”“我吗?我是在四海帮混的,要来砸四海帮的场子!”田风挂着一丝诡异的笑容说道。“我操你的妈!给我砍了他!”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自然没有什么余地。不然四海帮可就脸面无寸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当下,大汉狂吼一声,带着人冲了上去。“这小子死定了!”其余众人看着怎么看都是那样弱不禁风的田风,在心里默默的说道。然而,让他们惊讶无比的事立刻发生了。只见人影一闪,随后是一阵悦耳的拳头打在人体上的声音。再一看,使几名大汉已经全都倒在了地上,而田风,在他们心中那个弱不禁风的神经病,居然正在悠闲的擦着鞋子!沉默,死一般的沉默!竟没有一个人,能相信就在眼前发生的一切!“这,这也太夸张了吧!”正准备上前动手的彪子,看了田风的表演后,镗目结舌的说道。“别,彪叔,让您惊讶的还在后头呢!”已经见识过田风的不同寻常之处的田和拍拍彪子的肩膀说道。“我们走!”田风整整衣裳,走到彪子面前说道。随后,走出了新中国的大门。在他背后,一大片尖叫声响了起来,更有一个十分夸张的女声叫道:“哇!好帅啊!我要追他!我要嫁给他!”碰的一声,正在往前走的田风一个剧烈颤有就摔在了地上,他自言自语的说道:“这,这些女孩子,未免也太恐怖了吧!”田风在进行着,带着彪子,田和和一干小弟,田风如旋风一般扫荡着四海帮在人民路的所有场子。不到半个小时,就有十三家场子,上百名的小弟倒在了地上。所有人几乎都是田风一个人打倒的。他进一家场子,根本不给别人说话的机会,抬手便打,四海帮在人民路的场子本来就是多不胜数,而本来人数就比较少的小弟们又分散在了各个场子里。几乎平均没一个场子的小弟还不到十个!结果往往是田风打字出口,彪子等人还没有动手,战斗就已经结束了。彪子开始逐渐明白田风的意思了。妈的,打架就是靠人多,你把小弟都分散了,一个场子里不到十个人,真有人打上门来,只要他们的速度稍微快一点,人稍微多一点, 甘肃快3开奖网你还打个屁啊!从没有看过兵书, 甘肃快3开奖网站更不懂分散兵力, 甘肃快3开奖结果查询处处设防乃是兵家大忌的彪子用自己的方式独特的解释道。嘭, 广东11选5又一个小弟倒在了地上,第十四家场子,没了。“少爷,接下来我们去哪?”彪子随着田风走出大门,恭敬的问道。“红磨房!”田风淡淡的说出一句话。红磨房,四海帮在人民路的总堂!红磨房夜总会,四海帮人民路总堂。“虎哥!不好了!不好了!出事了!”在在疯狂欢叫的人群之中,一名小弟异常艰苦的杀出重围,走进一间包间,向一名正在闭着眼享受着全身按摩的大汉低声说道。大汉不满的睁开了眼,他年纪大约在三十至四十之间,身材魁梧而彪悍,脸上有一条淡淡的伤疤,让他那原本就显得有些满脸横肉的脸竟平添了一丝威武的气质。他看了一眼正在擦着头上的汗水的小弟,说道:“操你妈的,慌什么慌,到底出了什么事?”“虎哥,不好了!我们,我们的场子被人给砸了!”小弟急切的说道。“什么!”陈虎如火烧屁股般跳了起来,一把抓住小弟狂吼道:“操你妈的,谁敢砸我们四海帮的场子。他妈的不想活啦!说,是不是青龙帮打进来了!”“我也不知道啊虎哥,不是青龙帮,但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干的。反正对方的速度很快,我们已经有十四家场子被砸了啊!再这样下去,他们可就要打到这里来了啊!”小弟哭丧着脸说道。似乎就是要证明他说的话一般,就在这话音刚落之时,一个声音在红磨房夜总会里异常清晰的响了去来:“四海帮的人都死绝啦,老子来砸场子!”刷的一声,这声音就如一把烈火点燃了干柴一般燃烧起了陈虎心中无限的愤怒。妈的,他自出道以来还是第一次遇到敢公然砸四海帮场子的事,而且是发生在号称四海帮内最能打的他的身上。妈的!羞耻!莫大的羞耻!想到这里,陈虎狂吼一声:“弟兄们,给老子操家伙!看看是哪个不要命的兔崽子来砸咱四海帮的场子!给我剁了他!”“是!”当下,一百多条刀头舔血的汉子齐应一声,提着砍刀,跟着陈虎杀气腾腾的向大厅走去。大厅里,所有的客人都已经走了个精光。四海帮在人民路的总堂可不是一般的夜总会,在这里来砸场子,可就是一个不死不休的下场。俗话说刀剑无眼,万一哪个不长眼的瞎子一刀劈在自己身上可不得了。因而现在除了田风和十几个围在他身边或躺在地上的四海帮手下以外,已经看不到一个人了。至于彪子他们,因为田风存心要给陈虎他们一个教训,因而全都在大门外等候,没有田风的命令不得进来。当陈虎带着一干人走进大厅的时候差点没一个跟头栽在地上。他原本以外敢来砸四海帮场子的人没有三百也有两百。哪知道却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少年!更可气的是,自己留在大厅里的五十个手下现在已经躺下了三十多个,其余的人围在那少年中间硬是不敢上前一步!“我操,这也太夸张了吧!当是拍电视剧啊!”一名小弟在心中默默的说道。“就是你来砸的场子?”陈虎指着田风疑惑的说道。虽然已经看见自己的五十个小弟此时已经有三十多个躺在了地上,期于的十几个也是没有一个再敢上前一步,但他还是难以相信就是这个怎么看都不像有多厉害甚至有点弱不禁风的少年连砸了自己十四家场子,还在自己的总堂里摆平了自己的三十多个手下。妈的,这什么跟什么啊,当真是李连杰的徒弟来了不是?!田风露出一丝笑容,微笑着说道:“是!”话音未落,身形已动,只见一连串的人影闪过,然后是几声闷哼,当田风退回原位的时候,那十多名围着田风的大汉,已经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我操你的妈!去死!”陈虎已经不用在怀疑了,事实现在就摆在他的面前,虽然难以相信,但他还是知道,现在在这个场子里能够与田风有一拼之力的除了自己再也没有别人。何况鬼才知道田风是不是真的只有一个人,吉林快3投注网站不能在将小弟浪费在这里了。当下,他大吼一声,举刀就像田风冲来。看着那闪烁的砍刀,田风不避不闪,猛然将手一扬,只见一道白光射出,直取陈虎咽喉。“我操你妈的,你用暗器!”陈虎虽然不会武功,但多年的江湖打拼让他的格斗经验是何等的丰富。他见这暗器不知是什么东西,又来势甚急,贸然躲避的话只会更加危险,当下一声狂喝,把心一横,手中的砍刀嗖的一声飞了出去,铛的一声,陈虎那精钢打造的砍刀竟然直直的飞了出去。而那枚暗器虽然威力减小了不少,但还是往陈虎射了过来。“妈的!这什么东西!”陈虎也不敢大意,就地一滚,狼狈的躲开了暗器,待暗器落地之时,定眼一看,却是一只啤酒的瓶盖!“虎哥小心!”惊呼声起,就在陈虎极度郁闷的时候,一名小弟大呼起来。陈虎刚一抬头,就看见一只脚,一只非常有力的脚!向自己的头部狠狠的踢了过来。“啊!”危急关头,陈虎悍不畏死的个性终于发扬了出来,明知道这一脚的威力非同寻常,弄不好就是一个命丧黄泉的下场,但他依然毫不闪避,而是扬起自己的左手,挥手硬挡!碰的一声闷响,陈虎直直飞出五六米远,口中已有血丝渗出,可见这一脚的威力是何等强大。而田风也一连退后了好两步,脸上浮现出惊讶的神色。他这一脚全力施威的时候可以踢断十匹石砖!而今陈虎挥手硬挡,手却没有骨折,还真是强悍啊!“好汉子!”田风在心中默赞了一声,又冲了上来。“虎哥!”小弟们一声惊呼,就要冲上来。“都给我住手!不许上来!”陈虎一声大喝,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了起来,同时从地上跃起,径直射出好几米,含着强大力量的一脚狠狠的踢向了田风的太阳穴。风声急速,眼看就是要躲不过去了!这才是陈虎的真正实力!“来的好!”田风一声大喝,猛的在空中一个空翻,在陈虎极其惊讶的眼神中已毫厘之差躲过这势不可挡的一击,紧接着一个秋风扫落叶,将陈虎的落脚点笼罩在一片腿影之中。陈虎败了!他真正的败了!他已经无法控制自己身体的落势,在他落地的瞬间,田风已经结结实实的命中了他的双腿,他无可挽回的倒在了地上。而后田风一跃而起,高扬的膝盖砸向了他的胸膛。不,他还没有败,他还有最后的一招必杀之技!他飞速的从腰上一掏,一只崭新的五四军用手枪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嘭,一声清脆的枪响,陈虎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不要!”就在这时,刚好进来看到这一幕的田和和彪子疯狂的扑了过去。晚了,如此近的距离是不可能躲开的,田风的胸膛在空中绽放出几朵美丽的血花,倒在了地上。轰的一声,田风的身躯落到了地上。鲜血不断从他的胸口之中狂涌而出,将他的衣裳染的血红。“哥!你怎么样了?你不能死啊!哥,你快回答我啊!”田和冲起前去,搂住田风的身躯狂吼道。眼泪,不可阻挡的从他的眼睛里流了出来,落到田风那满身是血的衣裳上,随同那鲜红的血,一起往下流去。然而,无论田和如何呼喊,田风依然一动不动,他,已经听不见了。“妈的!你混蛋!你去死!”彪子狂啸着,一拳将陈虎打飞出去。又冲上去将他一下子从地上提起来狂啸道:“杂种!杂种!你这个杂种!你开枪!你居然开枪!你,你不是很厉害吗?你为什么开枪!说!说啊!你为什么开枪!妈的,你知道他是谁吗?!啊!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田风!四哥的侄子!我四海帮他日的老大田风!你居然,你居然向他开枪!你去死!”急怒攻心,彪子已经失去理智了。他一把从腰间掏出一把五四,指着陈虎狂喝道。他的手指紧紧的抠在扳机上,竟是随时都有开枪的可能。而陈虎,听了彪子的咆哮,已经是傻了,任彪子用枪指着自己,依然是目光呆滞的一动不动。天庭,炼丹房。轰的一声,一声巨响在炼丹房的上空响了起来。“哎呀!我的金丹啊!该死的,又是谁毁了我的金丹啊!千万别又是那只猴子啊!”伴随着那凄厉的惨叫,只见那天庭重臣,掌管天宫三十六部的太上老君哭丧着脸狂奔了起来。也不注重什么神仙仪表,径直踩着他那华贵的仙袍冲到了炼丹炉前,探头看了半天,方才拍拍心口说道:“哎,吓死我了。我还说这金丹又出问题了呢。不对啊,既然这金丹没有问题,那预警天雷干嘛报警啊?莫非…”猛然,太上老君一个激灵,用更加凄惨的声音叫道:“不好!是灵童!灵童又出事了啊!哎呀,我的金丹,我的金丹,现在为了救灵童,又要损失了!”太上老君那个心痛啊,直弄的自己眼泪汪汪的,思虑良久之后,猛的一咬牙,掏出几枚金弹,双手一挥,但见那几枚仙丹中的无上极品,就这么化为几道金光,消失不见了。!你去死!”见自己最敬爱的哥哥田风,就这样倒在了地上,任他怎么呼唤也无法起到一丁点的反应,田和狂啸一声,举起自己的开山刀对着陈虎就狠狠的劈了下来,他已经不顾什么后果了。而陈虎,这个四海帮人民路总堂的老大,被田风那特有的身份所震撼,还是那样傻傻的站在原地,竟不知到躲避,眼看那雪亮的开山刀,就要将谈的头颅砍成两半。“住手!”猛然,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个虚弱的声音响了起来。田和那正在狂笨的身影猛的一下子顿出了,他回过头,眼睛里闪烁着点点的泪光,他欣喜的看见,田风,竟然已经自己慢慢的坐了起来!“哥!你没事吧!”田和欢呼一声,猛冲到田风的面前,一把抓住田风问道:“你到底伤哪儿?你流了好多血,怎么样?没事吧?”激动之下,田和竟抓着田风的身躯摇个不停,直将田风摇的是头晕目眩,田风一把推开田和没好气的说道:“别摇了!本来没事,再被你摇一下就非要出是了!田和不由得笑了起来。“少爷,我看见您的胸部留了好多血?您别动,让我看看您的伤口!”彪子走在田风的身前,掏出了一把匕首。其实他也十分惊讶,他明明看见田风是正面中弹,而且确实也有很多鲜血流出,怎么现在田风就像完全没事一样?但没事就好,或许子弹并没有击中什么重要部位,先看一看再说。田风的衣裳已经被鲜血染透了,匕首几乎是毫不费力的割开了他的衣裳。“啊!”彪子猛然惊叫一声,震惊的说不出话来。“怎么了彪哥,我哥的伤很严重吗?”以为出了什么大问题的田和一个箭步冲了上来,他往田风的胸膛出一瞧,轰的一声,立刻傻了!田风的胸膛,那胸膛处啊,竟是完好无损,哪里还有什么伤痕哦!西方极乐,斗战胜佛宫。“阿哈!”只听一声欢快的叫声响起,随后,一个,不,是一只,对一只身穿金色袈裟的,好像是猴子吧!没错,的确是一只身穿金色袈裟的猴子,只见他一个筋斗从那莲花座上翻了下来,大笑着说道:“哈哈,灵童还真行啊!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在太上老儿那宝贝金丹刚刚出炉的那一刻出事!哈哈,这下太上老儿可是死定了哦!哼,妈的,上次叫他拿几颗金丹来他居然说没有!现在他的金丹已成,救灵童好象也用不了几颗,我是不是应该,嘿嘿!”当下,在一阵阴险的笑声中,孙悟空,这个几千年前的美猴王,曾打的玉皇大帝躲进桌子下面,又跟随唐僧斩妖除魔修得正果的斗战圣佛,在做出了与他的身份绝对不相符合的想法后,一个筋斗,往天庭的方向飞去。

  专讯:据中国棉花公证检验网站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5月7日24点,本年度共有960家棉花加工企业按照棉花质量检验体制改革方案的要求加工棉花并进行公证,检验量为525.76万吨。

我从没想过她会和别的男人上床,看到她在我面前装作很爱我的样子就很想问她,爱我为什么还 要出轨,我和女朋友是大学同学,身材很好,脸蛋漂亮,大家都说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其实我长的还是可以的,毕业后我也很努力的工作挣钱,她偶尔出去坐坐兼职,短短三年,我成了公司的高级主管,也会经常出差,工资也越来越多,这个时候,我发现家里的电脑竟然下了很多小黄片,更有sm 这样大尺度的、重口味的,有几个陌生的QQ登陆过,以为她厌烦了这样的生活,所以在床上也格外的 卖力,现在想想,是我太信任她了。

,,贵州快3